同居十年遭抛弃,第三者能否获偿


  庄女士是一个个体服装店的老板,和徐先生一起在苏州打拼生活多年。所有人都非常羡慕庄女士能够有徐先生这样体面能干的老公,并经常对他们之间甘苦与共的感情艳羡不已。但是苦乐自知,人前豁达的庄女士心中却一直又一个解不开的结。

  庄女士与徐先生相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他们不过是外来打工的打工族之一。初来这个大城市的庄女士什么都不懂,既没能力又没技术的她生活过得很艰难,饥一顿饱一顿几乎成了常事。然而身体上所受的苦并不是最难忍受的,真正让庄女士感到害怕的是独在异乡的寂寞和无助。就在这样内外交困的环境中,庄女士在棚户区狭小的巷弄里结识了同是外地打工的徐先生。

  一段时间的相处和互相帮衬,让庄女士愈发的对这个坚毅、英俊的男子倾心不已。就在庄女士鼓起勇气向徐先生吐露心扉的那天,被徐先生告知他是一个有妇之夫。备受打击的庄女士在回家后大哭了一场,却依然无法抵挡爱情和寂寞的魔力,在道德和良心的谴责下与徐先生确立了关系。

  此后,庄女士成了徐先生在苏州的“妻子”,陪着他风风雨雨的创业打拼。在外人眼中他们或许令人艳羡,但在庄女士的内心中,她一直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困苦,时刻担心着徐先生的“正妻”会突然出现,打破这段偷来的爱情。可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将她十几年美梦打碎的并不是徐先生远在家乡的妻子,而是一个年轻妖娆的“保姆”。

  近年来,人近不惑的徐先生意越做越好,手头的钱也越来越多。为了感受一下“城里人”的生活,也为了减轻庄女士的负担,徐先生提出找一个保姆回来。庄女士本来觉得十分浪费并不同意,可是徐先生的巧舌如簧最终说服了她。几天后,徐先生带回来一个自称是保姆的年轻女孩。第一眼看见这个腼腆的外来妹,庄女士就直觉她与徐先生之间并不简单。但是因为没有切实的证据,庄女士只能一面怪自己多心,一面不由的仔细观察徐先生与保姆间的互动。

  几次下来,庄女士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在徐先生与保姆的相处间嗅到了一丝名为暧昧的气息。愤怒的庄女士不顾徐先生的阻拦,将保姆辞退。

  谁知这一举动不但没有将“第三者”从他们中间铲除,反而使庄女士和徐先生的关系愈加恶化。终于徐先生以事情被家里知道为由,向庄女士提出分手。任庄女士使出各种手段都没能挽留住决心离开的徐先生。为此,庄女士痛苦不已。然而更令她不可接受的事情,随之而至。分手后没多久,庄女士通过别人的口中的得知徐先生再婚了。百思不得其解的庄女士在多方打听下才知道,就在他和徐先生分手后没多久,他就与老家的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复又与另一女子结婚。

  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庄女士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她气愤的找到徐先生的住处。可是当她看到来开门的人时,她觉得自己的声音被夺走了。这个开门的人不正是当日在家中帮忙的小保姆吗? 而今,这个年轻的女孩已经身怀六甲,即为人母了。那一刻,庄女士觉得自己的一生都生活在一个骗局当中,她没名没分的与徐先生艰苦拼搏创业,为了徐先生她甚至没有生育,如今自己年老色衰,徐先生却为了这个女人抛弃了她,抛弃了在老家的糟糠之妻。她觉得自己委屈至极,更认为自己为徐先生付出的青春应该得到补偿。

 律师建议
    庄女士的遭遇很令人同情,可是由于庄女士和徐先生不是合法的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因此不能从徐先生处获得补偿。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一条:“本法是婚姻家庭关系的基本准则。”
  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一)重婚的;
  (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三)实施家庭暴力的;
  (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