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起纷争,为报复夫家富婆一夜掷千万


  曹女士有个梦想,她不想成就一番事业,也不想在学术上有所专攻。她只想找个事业有成,家有更产的人嫁了,从此过上衣食无缺的生活。冲着这个目标,曹女士从上大学起就经常出入娱乐场所,四处猎艳。最终与黄先生结为连理。

  本以为自此可以过上阔太太的生活,镇日吃喝玩乐,做所有自己想做的事。谁知,表面风光的黄先生却事实要受黄母牵制。只要老太太一个不高兴,那轻则减少零用钱,重则罢免继承权。这让曹女士感到十分痛苦。

  去年,黄母看镇日胡乱挥霍的曹女士,冷了脸色,勒令她在一年内为黄家添香火。刚开始曹女士的反应很大,想她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就被孩子拴在家里,起不可惜极了。她跟黄先生抱怨,但黄先生一句话让她懊丧的接受了黄母的安排。黄先生说:“不生,不生妈非取消咱俩的继承权,到时候你还能有这好日子过。”

  可天不遂人愿,曹女士偏偏生的是女儿。在封建思想浓厚的黄家,这简直是种罪孽。为此,黄母不但天天对曹女士恶言相向,扣减她的零花钱,还背地里鼓励儿子外遇,找女人为黄家开枝散叶。或许是顾虑到继承权,或许是这段婚姻缺乏了牵绊力,黄先生竟真的顺从母亲的安排,曹女士还没出月子,就花天酒地样样不落。

  婆婆的冷酷,丈夫的无情,让曹女士难过极了,她想反抗却舍不得这得来不易的名分。精神的压抑,让她染上了酗酒的恶习;丈夫的冷漠,让她愈加放纵起来。最后在某位深闺密友的诱引下,曹女士渐渐迷恋起赌博的刺激,尤其酷爱输钱那一刻,她将这当成对丈夫的报复。

  一笔笔高达十数万的赌债送到黄先生那里,他除了皱紧眉头代为偿还外,就是尽可能在母亲面前为妻子掩护。他知道,自己和母亲欠曹女士许多,想以这种方式补偿对方。但是他的默认到了曹女士那里却变了味道,她为丈夫的漠不关心感到心寒,行为也越来越过分。

  今年春天来得特别晚,漫天的萧瑟让曹女士的心更加寂寥。为了解闷,她参加了一个赴澳旅行团。打着避寒旅游的旗号,大摇大摆的出入各大赌场,一掷千金。不到半个月,连着欠下的赌债,已有数千万之多。最过分的一次,一夜就输掉近千万。

  面对横眉竖目的债主,曹女士并不心惊。她知道自己的婚姻完了,这事必定会惊动黄母。思及自己背着一身债务被赶出黄家的情景,曹女士的心中弥漫的是仇恨。于是,她与债主协商,签了一份内涵玄机的借据。将赌债变为合情合理的,为了黄先生而借的债……

  回家后不久,她就开始为离婚进行准备。她偷偷将从黄先生那要来的珠宝首饰变卖,将钱款打到曹母的账户。后来又偷了些家里的古玩交给曹母,让其在黑市典当。这种行为直到东窗事发才有所收敛。

  当黄母看到高利贷手里的借条,她气疯了。找到曹女士,上去就是一个耳光,高喊着要黄先生休了她。听到这话,曹女士没像以往那样畏畏缩缩。反而厉眼瞪向黄母,挑衅道:“离婚可以,但是财产我要分一半。况且债也不是为我一个人借的,要离,他也要担一半。”说罢指向黄先生。

  听了这话,黄母觉得气血上涌,拿着拐杖就将曹女士赶出去。悻悻然回了娘家,曹女士唯一觉得遗憾的是婆婆的珠宝还没弄到手。想到这里,她和母亲私下合计,决定挑一天家里没人时“盗宝”。

  这天,曹女士听到风声,黄家母子要去参加婚礼。她带着母亲到夫家,直奔黄母的卧房去。岂料,黄母竟因身体不适,谢绝了邀约。心想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曹女士叫上母亲,摁倒黄母,疯了一样从对方身上抢珠宝,甚至连老太太手上戴了半辈子的玉镯都没放过。这场面大大出乎黄母意料,她指着曹女士气得直发抖,随即晕了过去。

  这景象让曹母有些紧张,想要叫救护车,却被女儿制止。曹女士带上财物,拉着母亲就走。嘴里愤愤的念叨着:“死了好,这个老巫婆死了活该。”……

  坐在医院的长凳上,黄先生无助的捂住脸,他不明白自己的婚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破碎的家庭,巨大的债务,病危的母亲,他感到无力极了。他该怎么做呢?

 律师建议
    首先,黄先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并要求法院将曹女士私自隐藏的财产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处理。根据《婚姻法》的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其次,曹女士所借的债务应由曹女士自己承担,其与亲宅人所签订的凭据无效,因为这是在黄先生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签订的,其不具有真实性,理应无效。而曹女士所借的债务时用来赌博,而不是夫妻共同生活所用,黄先生无需承担责任。根据《合同法》的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合同无效。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
  (二)生产、经营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第十九条:“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第三十九条:“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夫或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享有的权益等,应当依法予以保护。”
  第四十一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第四十七条:“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人民法院对前款规定的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裁。”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