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原告吴某诉称,2009年7月25日18时许,原告乘坐案外人宋某驾驶的燃气助动车与被告A公司驾驶员陆某驾驶的沪某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致原告及案外人宋某受伤。后交警部门认定陆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因被告A公司系陆某的雇主,被告C保险上海公司系沪车投保交强险的公司,故诉至法院要求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医疗费(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84.30元、误工费5064.26元、护理费280元、营养费280元、鉴定费900元、交通费500元、律师费3000元。

  被告A公司辩称,对事故责任认定无异议,陆某在事发是系在履行被告A公司指派的职务行为,要求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C保险上海公司辩称,对事故责任认定无异议,同意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合理、合法的赔偿责任,但要求为本起事故中的另一伤者宋某保留必要的份额。

  经审理查明,2009年7月25日18时许,原告乘坐案外人宋某驾驶的助动车由北向南行驶至本市恒丰北路108弄处时,适逢被告A公司驾驶员陆某驾驶的牌号为沪某的车辆突然开门,致原告及案外人宋某倒地受伤。后交警部门认定陆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及宋某不负事故责任。事发后,原告被送至上海市闸北区中心医院救治,经诊断为左膝、骶尾部受伤,予以紧急处理,后在该院门诊复诊。

  2010年8月27日,本院应原告申请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损伤后的休息、营养、护理期限进行法医学鉴定,该鉴定中心于同年9月25出具鉴定意见书认定,原告因交通事故致左膝部及骶尾部软组织损伤等,其伤后的休息期为21-28日,护理期为7日,营养期为7日。

  本院认为,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营养、护理等费用。公安机关对事故进行勘验、调查,在汇总、分析各种证据的基础上作出陆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不负事故责任的认定,本院予以确认。被告A公司作为陆某的雇主,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C保险上海公司作为涉讼车辆投保交强险的公司,应当向原告履行该保险保单范围内的赔偿责任。

  至于原告伤后的合理损失,本院逐一作如下分析:一、医疗费,依据原告提供的治疗记录及对应的医疗费单据,本院核实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所发生的医疗费为284.30元;二、营养费,根据鉴定结论确定的期限,按照每日30元的标准计算,为210元;三、护理费,根据鉴定结论确定的期限,参照上海市护工市场的一般行情,本院确定该项费用为280元;四、误工费,因依据原告提供证据,本院无法核实原告因误工所致收入损失,现被告C保险公司同意按照现阶段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计算,本院认为亦属合理,现支持原告该项诉请的金额为1280元;五、交通费,该项费用应为原告就医及为处理交通事故所支出的费用,现本院确定为60元;六、律师费,该项费用是原告遭受侵权后为维护自己的权利而遭受的损失,本院予以支持,综合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情确定为1500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C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吴某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范围内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共计2114.30元;

  二、被告A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吴某律师费15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鉴定费900元,由被告A公司负担。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28.05元,由被告A公司负担25元,由原告吴某负担3.05元。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