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


  原告张某诉称,2010年4月16日上午9:33时许,原告驾驶沪CT某轻便摩托车行至汶水路粤秀路20米处,被徐某驾驶的沪某N某摩托车撞到,致原告受伤、衣物、车辆受损。经上海市公安局某分局交警支队认定,徐某承担全部事故责任。故要求两被告在各自的责任范围内赔偿原告医疗费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9977.8元(原告自付部分)、住院伙食补助费725元、营养费2400元、误工费16500元、护理费3800元、交通费105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元、衣物损失费500元、车辆损失费1200.5元、鉴定费800元、律师代理费4000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被告徐某辩称,对事故责任认定无异议。事故后,被告为原告垫付了医疗费475.1元、住院预收金7000元、摩托车修理费1200.5元、拖车费100元。原告主张的误工费过高,不同意承担原告的律师代理费。赔偿数额由法院依法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0年4月16日9:33时许,原告开沪CT某轻便二轮摩托在汶水路出粤秀路约20米处,被徐某驾驶的沪某N某摩托车撞到,原告受伤,其车受损。经上海市公安局某分局交警支队认定,徐某应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

  又查明,事故后,徐某为原告支付的医疗费累计为7475.1元、车辆修理费1200.5元。另,徐某为原告支付了拖车费100元,原告未在本案中予以主张。

  事故处理中,经上海市公安局某分局交警支队委托对原告进行了法医临床司法鉴定,结论为“张某需遵医嘱择期行内固定拆除术。伤后可酌情予以休息三个月,营养二个月,护理二个月。”以上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鉴定意见书、病史记录、出院小结、原、被告提供的各式发票、票据、原告提供的税单、劳动合同等证据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侵害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告被徐某驾驶的车辆撞伤,经认定徐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故徐某理应赔偿原告的相关损失。至于原告伤后的合理损失,本院逐一作如下分析:一、一期医疗费,根据原、被告提供的发票,本院核定总额为17452.9元;二、营养费,根据鉴定结论,本院确定为2400元;三、住院伙食补助费,本院确定为290元;四、护理费,根据鉴定结论,本院确定为2400元;五、误工费,原告提供的误工收入证明与其提供的税单数额矛盾,故本院对其收入证明难以采信,根据鉴定结论,本院确定原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为3360元;六、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的主张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难以支持;七、财产损失费,根据被告提供的车辆修理费发票及原告的衣物合理损失,本院确定为1400.5元;八、鉴定费,本院确定为800元;九、律师代理费,本院酌定为3000元。另,本院确认徐某为原告垫付的费用总额为8675.6元(不含拖车费)。

  另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有关规定,交通事故强制保险中的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用、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护理费、康复费、交通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住宿费、误工费、被保险人依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医疗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后续治疗费、整容费、营养费。鉴定费及律师费不在交强险的理赔范围内。另,原告后续治疗尚未发生,其后续治疗费本院不予处理,待实际发生原告可另行主张。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南汇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的损失费人民币17760.5元;

  二、被告徐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外的损失费人民币13942.9元(已履行人民币8675.6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44元,减半收取为人民币522元,由被告徐某负担人民币190元,由原告张某负担人民币332元。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