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某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原告陆某诉称:2010年11月29日11时许,原告在本区金廊公路行走时,被被告驾驶的牌号为×摩托车撞伤。经公安机关认定,被告负事故主要责任、原告负次要责任。后双方协商未果,原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其损失合计20,241.53元。

  被告吴某答辩认为,其系正常行驶,原告未按规定横穿马路,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

  经审理查明,本院对原告陈述的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认定意见予以确认。原告伤势经鉴定,酌情给予休息期3个月、营养期1个月、护理期1个月。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主体资料、交通事故认定书、病史资料和医疗费单据、鉴定书和鉴定费单据、代理费单据、误工和护理证明、被告提交的病历卡和医疗费单据、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等证据所证实。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应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根据各自的过错大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公安机关认定被告负事故主要责任,故其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根据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及第二十三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责任限额。责任限额分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以及被保险人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的规定,被告虽然未按规定购买强制责任保险,但其仍应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对原告的实际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其承担80%的责任。

  关于原告的损失,本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参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上海市相关赔偿标准作出如下认定:医疗费,凭据确定403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按每天20元计算8天,符合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即160元。营养费,本院按每天20元计算1个月,即600元。误工费,虽然原告提供了单位证明,但该证明系孤证,故本院参照本市从事农、林、牧、渔业职工年平均工资28,969元计算3个月,即7242元。护理费,原告提供的系其侄女的误工损失,不合常理,本院不予采纳,故参照本市居民服务业职工年平均工资按每月1591元计算1个月,即1591元。鉴定费,救护车费,凭据分别确定为800元和150元。交通费,鉴于原告未提供单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述原告损失合计14,574元,由被告赔付医疗费用赔偿限额4791元(医疗费403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0元、营养费6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8983元(误工费7242元、护理费1591元、救护车费150元),合计13,774元,余额800元由被告赔偿80%,即640元。代理费,本院根据案情酌定500元。

  综上,被告赔偿原告损失合计14,914元。鉴于原告同意被告的损失在本案中一并处理,为减少累讼,本院予以准许。被告损失为:凭据确定医疗费损失1284元,原告赔偿20%,即256.80元。综上,扣除原告赔偿被告的损失256.80元,被告还应赔偿原告损失合计14,657.2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吴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损失合计14,657.20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当事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53元,由原告负担70元,被告负担83元。被告所负之款,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本院。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