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诉两被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经审理查明:2008年12月6日10时,第一被告驾驶某小型客车在内江路近平凉路段倒车时,与正在骑电动自行车的原告发生碰撞,致原告受伤。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交通警察支队认定第一被告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时,事故车辆正值在第二被告处投保交强险期间。原告伤后被送至上海市杨浦区中心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左胫骨平台骨折,于当日入院治疗。同年12月30日原告出院。后原告多次门诊复诊。2010年3月15日,原告再次入院,行内固定取出术,于同年4月2日出院。原告受伤后,第一被告为其垫付各项费用共计32,716.26元,其中医疗费为29,478.26元(包含伙食费391元)、护理费为1452元、购买残疾辅助器具费为196元、赔偿原告受损衣裤230元、电动车修理费950元、报销出租车费410元。受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交警支队委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伤情进行了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张某因交通事故致左膝胫骨平台外侧缘骨折,遗留左下肢功能障碍属十级伤残;伤后可予休息7个月,营养3个月,护理3个月。2011年5月11日,原告诉至本院,作如上诉请。

  审理中,原告为证明其误工损失,提供下列证据:1、原告与上海A公司的劳务合同,合同期限自2006年6月20日至2009年6月20日,合同未约定劳动报酬;2、上海A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3、上海A公司出具的误工证明,证明原告系该公司项目经理,每月工资5000元,因交通事故受伤后休养,停发工资9个半月。4、2007年9月至2008年12月及2009年9月至2010年4月的工资发放明细表,显示原告每月工资为5000元。被告对上述证据有异议,认为劳务合同未记载原告每月工资数额,原告未能出具个人所得税纳税凭证,无法证明其每月工资数额。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对公民人身造成损害的,应当赔偿由此所造成的各项费用。本案交通事故经交警队认定,第一被告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时,第一被告向第二被告投保了肇事车辆的交强险,故第二被告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限额内先行赔付。对超出强制险的部分,由第一被告承担赔偿责任。审理中,各方当事人对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财产损失费及律师费已达成一致,本院予以确认。残疾赔偿金由本院根据原告定残时的年龄及伤残等级依法确定。根据原告伤情,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并无不当,可予准许。

  关于误工费,原告虽已退休,但其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其存在误工损失。但鉴于原告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每月工资数额,故本院酌情依据本市平均工资标准确定原告的工资数额。第一被告为原告垫付的各项可在其履行赔偿款时予以抵扣。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某保险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范围内赔付原告张某医疗费人民币10,000元、残疾赔偿金人民币60,492.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5000元、护理费人民币3300元、交通费人民币150元、误工费人民币27,275元、残疾辅助器具费人民币196元、财产损失费人民币1180元;

  二、被告王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医疗费人民币19,087.2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840元、营养费人民币2700元、律师费人民币7000元;

  三、原告张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被告王某人民币32,716.26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617元,减半收取计人民币1308.50元,由原告张某负担人民币77元,被告王某负担人民币1231.50元。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