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甲与某乙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原告某甲诉称:2009年5月14日6时20分,原告乘坐被告公司车某牌号公交车,行驶至某路口,发生单车事故,致使原告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驾驶员负全部责任。因原、被告未能就赔偿协商解决,故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因侵权造成的损失医疗费人民币8,8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误工费24,000元、营养费3,600元、护理费7,300元、交通费820元、残疾赔偿金127,352元、鉴定费1,800元、律师费7,500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辅助用品费80元、查档费44元。

  被告某乙辩称:对于事故发生的经过及责任的认定无异议,被告同意对原告进行赔偿。原告的赔偿请求中,对医疗费8,8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残疾赔偿金127,352元、鉴定费1,800元、辅助用品费80元、查档费44元无异议,对于误工费根据原告提供的误工证明及鉴定结论应当是16,000元,护理费应为1,500元一个月并应当扣除被告已经支付的住院期间的3个月的护理费、交通费认可450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过高,律师费7,500元不应赔偿。另被告垫付原告医疗费66,326.95元、护工费3,036元。

  经审理查明:2009年5月14日6时20分,原告乘坐被告公司车某牌号某路公交车,行驶至某路口,发生单车事故,致使原告L1椎体压缩性粉碎性骨折,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驾驶员负全部责任。2011年3月22日经某医学院医学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原告因交通事故L1椎体压缩性粉碎性骨折构成九级伤残,遵医嘱择期行内固定取出术,综合考虑内固定取出术给予治疗休息八个月,营养三个月,护理四个月。为此,原告支付了医疗费8,871元、辅助用品费(残疾辅助器具费)80元。另原告为诉讼支付了鉴定费1,800元、律师费7,500元、查档费44元。

  另查明:被告为原告支付了医疗费66,326.95元(包含颈托、固定带、牵引器)、护工费3,036元。

  审理中,原、被告在举证质证的基础上就医疗费(原告支付)8,8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交通费450元、残疾赔偿金127,352元、鉴定费1,800元、辅助用品费(残疾辅助器具费)80元、查档费44元,被告支付的医疗费66,326.95元、护工费3,036元达成一致意见。

  本院认为:原告在乘坐被告车辆的过程中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驾驶员负全部责任,故被告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至于原告要求赔偿的各项费用中,医疗费(原告支付)8,8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交通费450元、残疾赔偿金127,352元、鉴定费1,8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80元、查档费44元双方已经达成一致意见,本院予以确认。对于误工费,根据鉴定结论及原告提供的误工证明,本院认定为16,000元;至于营养费,根据鉴定结论及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定为2,700元。至于护理费,根据鉴定结论定为4个月,由于住院期间三个月护理费为被告支付,故被告还需支付的护理费期间为1个月,加上原告在住院期间自付的100元护理费,被告尚需支付的护理费为1,600元,扣除原告住院期间被告已经支付的3个月护理。律师费为原告进行诉讼主张权利所需,也属原告因本次伤害引起的损失,本院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酌定为5,000元;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为10,000元,综合本案案情和原告伤情,本院认为未违背法律的规定,可予准许。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某乙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某甲医疗费人民币8,8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1,800元、交通费人民币450元、残疾赔偿金人民币127,352元、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人民币80元、查档费人民币44元、营养费人民币2,700元、误工费人民币16,000元、护理费人民币1,600元、律师代理费人民币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163.3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人民币2,081.65元,由原告某甲负担人民币181.65元、被告某乙负担人民币1,900元。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