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某诉某轮胎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


  原告侯某诉称,原告于2006年6月25日进入某公司从事轮胎修理工作,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公司亦未为原告缴纳综合保险费。原告的工作时间为6:30至次日6:30,做一天休息一天,而公司从未向原告支付加班工资和夜班津贴。因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于2008年9月16日发函给公司,书面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等主张,但公司未予回复。为此,原告申请仲裁。然仲裁仅凭某公司与王某签订的“售后服务承包协议”,即认定原告系承包人王某雇佣,与某公司无劳动关系,裁决不支持原告的请求。原告认为,王某系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应由发包方某公司承担用工主体资格,故原告不服裁决提起诉讼,要求判令:一、被告为原告补缴2006年7月至2008年9月外来从业人员综合保险费;二、被告支付原告2008年2月1日至2008年9月15日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4,403元;三、被告支付原告2006年9月至2008年9月15日延时加班工资50,559.35元、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8,722.56元及25%的补偿金;四、被告支付原告2006年9月至2008年9月15日夜班津贴1,592.80元;五、被告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4,375元。

  被告某公司辩称,被告公司将轮胎维修业务承包给王某,双方签有承包协议,原告系承包人王某直接雇佣,接受王某管理,由王某支付原告劳动报酬,原告与被告公司无劳动合同关系,不承担劳动合同法上的权利、义务,原告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第三人王某辩称,本人承包了某公司的轮胎维修业务,原告系本人雇佣,工资由本人发放,双方系劳务雇佣关系,工资已结清。

  经审理查明,被告某公司与第三人王某于2005年12月28日签订了“售后服务承包协议”,约定:王某承包某公司车队客户即上海某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某汽车修理有限公司、上海某物流有限公司售后轮胎的维修工作,王某根据某公司的售后服务要求,自主招工用工,合理安排工作人员到车队客户处提供驻点服务,承包期限自2006年1月1日起,有效期3年。原告于2006年6月25日由王某招用从事轮胎维修工作,原告的工资报酬由王某发放。2007年1月王某为原告办理了个人储蓄卡,并按月将工资报酬打入原告储蓄卡中。2008年9月19日,原告与王某对工资进行了结算,原告的工资已全部结清。同年10月14日,原告就本案诉请事项申请仲裁。仲裁委员会于2009年9月23日裁决对原告的申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告不服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根据被告某公司与第三人王某签订的承包协议,可以认定双方之间系承发包关系,第三人王某在其个人承包经营期间,雇佣原告为其从事轮胎维修工作,原告接受王某管理,工资报酬由王某支付,故可认定原告与王某系劳务雇佣关系。原告主张与被告某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无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依法不能成立,故原告诉请要求被告某公司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加班工资及补缴综合保险费等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对原告侯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5元,由原告侯某负担。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