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娱乐厅诉两被告占有排除妨害纠纷案


  经审理查明,2004年4月27日,原告与被告徐某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原告将位于上海市闸北区汾西路某弄二楼全部、一楼南面大堂、厕所一半及厨房出租给被告徐某经营养老院。租期自2004年5月1日起至2010年5月31日止;月租金1万元,年租金12万元;租金每六个月支付一次。被告徐某对该房屋的水、电、广告等进行装修,事先必须征得原告同意,同时不得对所租房屋进行任何改建和增建。被告徐某对该房屋内外所进行的装修及建造的设施合同期满后均无条件留给原告。合同期满后,被告徐某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交房。否则原告将请有关部门强制搬出,并追究被告徐某因此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该合同末尾处附:3年以后根据被告徐某的经营情况再协商北厅的租赁问题。不久,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双方同意将租赁期限改为自2004年6月15日起,至2010年6月14日止。此后,被告徐某即长期在该房屋内经营养老院。自2007年7月15日起,被告徐某未再向原告支付给租金。2009年7月15日和2009年9月,原告两次向被徐某发函,要求被告徐某支付拖欠的租金,但均未果。

  2004年5月,被告徐某向原告支付押金1万元。2010年6月14日双方之间约定的租赁期限届满后,未再就系争房屋续签订租赁合同,但被告徐某仍占有、使用该房屋。2009年5月1日起,被告徐某挂靠上海闸北区某敬老院经营,至2010年5月31日结束。双方签有协议。为此,被告徐某向被告上海闸北区某敬老院支付了相关费用。

  审理中,被告徐某不同意原告要求迁出系争房屋的诉讼请求,提出当初原告曾同意将出借给被告徐某的房屋面积增至500平方米,但此后原告并未兑现,致使被告徐某无法办出相应的证照。再则,被告徐某曾多次向原告反映该房漏水的问题,但均未能解决,为此被告徐某数次出资对该房屋进行维修。但被告徐某表示,对其出资对该房屋进行维修的问题,本案中不提起反诉,对此将另行依法解决。对于拖欠的租金和使用费则同意支付,但要求与其已经支付的维修费相折抵。被告上海闸北区某敬老院提出,其未在该房内经营,与被告徐某之间的协议已于2010年5月31日结束,请求驳回原告对第二被告的起诉。原告则认为,双方的合同期限已届满,此后未再续签租赁合同,被告徐某应按约定迁出该房屋。至于被告徐某出资维修的费用问题,由于原告单位负责人多次更换,目前对被告徐某提出的维修费用不认可。如被告徐某就此提起诉讼的,原告相信人民法院会依法做出裁决。现原告坚持要求被告徐某迁出系争房屋,要求被告徐某向原告支付自2010年7月15日房屋使用费,每月1万元,至被告徐某迁出系争房屋之日止。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徐某于2004年4月就系争房屋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此后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有关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当按约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2010年6月14日,双方所签的合同及补充协议期限届满后,原告与被告徐某未再就系争房屋续签租赁合同,被告徐某在双方所签订合同及补充协议期限届满后,再继续占有、使用系争房屋,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现原告要求被告徐某迁出系争房屋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且符合双方的约定,可以支持。被告徐某迁出系争房屋的同时,应合理安置目前仍在系争房屋内生活的老人。双方所签合同及补充协议期限届满后,被告徐某继续占有、使用该房屋,应按合同约定的数额向原告支付使用费。被告徐某表示,就该房屋的维修费用,在本案中不提起反诉,对此将另行依法解决,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与法不悖。由于目前仍有部分老年人继续生活系争房屋内,故被告徐某迁出系争房屋的期限,可适当放宽。由于被告上海闸北区某敬老院并未在系争房屋中实际经营,且其与被告徐某之间的挂靠协议已结束,故原告要求被告上海市闸北区某敬老院迁出系争房屋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与被告徐某的租赁合同期限届满后,原告应将收取的押金1万元退还被告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二百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徐某(含其所有的物品)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九十日内,迁出上海市闸北区汾西路某弄房屋;

  二、被告徐某应向原告上海某娱乐厅支付房屋使用费(自2010年7月15日起至被告徐某迁出上海市闸北区汾西路某弄房屋之日止,每月10000元计);

  三、原告上海某娱乐厅其余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四、原告上海某娱乐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被告徐某押金10000元。

  如果付款义务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0元,减半收取65元,由被告徐某负担。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