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合同”引发的拉锯战


  在百度网上键入“建筑合同纠纷”,很快就搜索到100余万个结果,内容涉及案件新闻报道、法律服务、理论探讨等,纠纷数量之多和公众关注程度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8月2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7)深中法恢执字第418号—(07)审字第93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深圳市利保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不予执行(2006)深仲裁字第1162号仲裁裁决申请,从而在程序上给了这一起建设施工合同纠纷一个“说法”。

  从情节上说,这不过是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但从社会影响上说,这又是一起给人们带来很多思考的案件。它经过仲裁和法院两个阶段,前后拉锯3年。

  两份合同引出拉锯战

  纠纷的源起是两份建筑施工合同。

  2001年5月30日,深圳利保义公司与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签订了位于深圳保税区的万利生物工程大厦B栋施工合同及补充合同。合同约定:工程范围是设计图中所有内容,工程造价为1830万元,一次性包干,工期180天,竣工日期为2001年12月8日,每延误一日,处以合同总价款万分之五违约金。

  该工程从2001年6月30日开工到2001年9月底,主体工程达到三层。由于施工队所雇用的农民工没有办理暂住证,被当地公安机关遣返,再加上建设方没有完全办妥施工手续,施工不得不全部停下来。保税区管理局于2001年10月对利保义公司及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进行了行政处罚。

  2002年5月29日,工地复工,施工许可证上注明开工日期为2001年8月8日。

  根据利保义公司负责人后来的描述,由于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将工程转给私人承包,工地工人被遣返后,工地上已没有工人。复工时,诺大的一个工地只有30多名工人在干活,直到2004年6月21日才将工程基本做完,报质检站进行竣工验收。验收以后,质检站提出了大量的整改问题,要求湖南建总进行整改,直到2005年10月25日才竣工验收合格,在政府登记备案。依照双方补充合同约定,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扣除保修款,满一年内付清余款。

  2004年12月17日,在涉案工程竣工验收尚未定论的情况下,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向深圳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利保义公司赔偿1500余万元的剩余工程款及相应利息、停工损失、图纸押金、仲裁费和律师费等费用。针对这一请求,利保义公司声称其已按照合同约定如期支付了工程进度款,并且在工程未验收合格、未进行工程结算、未移交工程资料、未取得城建档案验收合格证明的条件下,剩余工程款未达到付款条件,属未到期债权。同时,利保义公司认为,施工期间的停工原因出自施工方未给工人办理暂住证和建设方办理施工许可证出现意外所致,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分别对双方进行了相应的行政处罚,因此,施工方和建设方应共同承担停工损失。

  2005年3月、2006年4月和7月,仲裁庭先后3次进行了开庭审理。其间,深圳利保义公司提出仲裁反请求: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无故拖延940天工期,按照合同约定,应向利保义公司承担860余万元的罚金。同时,由于施工方工期延期,造成利保义公司施工现场工作人员工资、土地有偿使用税费、银行利息、监理费、可预期租金利益等损失共计2000多万元,因此要求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赔偿拖延工期违约金、质量未达标违约金、垫支水电费、预期利益损失、仲裁费、律师费等共计2000余万元。

  2006年9月6日,仲裁庭以(2006)深仲裁字第1162号裁决书作出裁决:被申请人深圳市利保义公司向申请人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赔付包括工程进度款、停工损失、仲裁费等七项,共计1200多万元;驳回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的其他请求,驳回深圳市利保义公司的仲裁反请求。

  这一仲裁结果显然是利保义公司所难以接受的。去年12月,利保义公司以涉案双方2001年12月的合同系虚假合同、管辖权属于法院、仲裁程序违法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销仲裁裁决申请。今年初,深圳中院裁定驳回了利保义公司的申请。

  3月18日,利保义公司依法向法院提出不予执行申请,称:仲裁庭查明和认定的两份施工合同有误,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双方实际履行的2001年5月30日的合同应属法院管辖,仲裁无权审理;利保义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数额及工程进展缓慢的原因未查清,主要证据不足;仲裁裁决书将“工程竣工验收”认定为“同意工期顺延”,认定事实错误;利保义公司支付进度款971万余元,仲裁裁决认定付款775万元,属认定事实确有错误和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利保义公司依照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委托垫付水、电费49万余元,仲裁没有认定,属认定事实不清;仲裁裁决没有使用任何法律条款,属无效裁决。

  湖南建总深圳分公司辩称:双方合同中的争议解决途径系仲裁方式,仲裁庭有权裁决;裁决未写明具体适用的法律条文不等于适用法律错误;工期延误的责任主要在利保义公司,作为裁决依据的主要证据虽未一一列举,但不等于没有证据;已付工程款为775万元,包工头向利保义公司收取的130余万元款项属于个人行为;利保义公司要求的49万余元水电费没有事实依据。

  5月17日,法院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7月27日,利保义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称该案首席仲裁员“收受包工头张某某贿赂款50万元”,“枉法裁决”,请求法院裁定不予执行仲裁裁决。

  法院经审理认为:仲裁庭认定两份施工合同的真实性和效力、工期延误及责任、已付工程款数额、工程款结算方式、垫付水电费等问题,主要证据充分;仲裁裁决写明了仲裁请求、争议事实、裁决理由和结果等,不违反法律及仲裁规则,不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管辖问题已经法院民事裁定作出认定,不予支持;利保义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首席仲裁员有收受贿赂、枉法裁决的行为,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作出裁定:驳回利保义公司提出的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请求。(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张先明)

  法宝律师提示:

  如何签订建设工程合同?

  根据合同法规定,国家重大建设工程合同,应当根据国家规定的程序和国家批准的投资计划、可行性研究报告等文件订立。因此,订立建设工程合同必须严格地按照一定程序进行。其订立过程一般分为以下四个步骤:

  第一,立项。由业务主管部门或建设单位提出项目建议书,对工程方案、选址、资源、资金筹措、经济效益提出初步设想,并报国家计划部门批准。

  第二,进行可行性研究。项目建议书被国家计划部门批准后,成立筹建委员会,委托有关机构对工程方案、选址、资源、资金筹措、经济效益进行可行性研究,编制计划任务书,并报国家计划部门审批。

  第三,订立勘察、设计合同。根据合同法第274条的规定,勘察、设计合同的内容包括提交有关基础资料和文件(包括概预算)的期限、质量要求、费用以及其他协作条件等条款。

  第四,订立施工合同。勘察、设计合同履行后,依据被批准的技术设计、施工图和总概算等订立建筑、安装合同。合同法第275条规定:“施工合同的内容包括工程范围、建设工期、中间交工工程的开工和竣工时间、工程质量、工程造价、技术资料交付时间、材料和设备供应责任、拨款和结算、竣工验收、质量保修范围、质量保证期、双方相互协作等条款。

  建设工程合同虽然可以由当事人自由协商订立,但根据规定:政府和公有制企业、事业单位投资的新建、改建、扩建和技术改造工程项目的施工,除某些不适宜招标的特殊工程外,均应实行招标投标。因此,建设工程合同的订立一般采取招标投标的方式,即严格地经过招标、投标和决标3个阶段。建设工程的招标投标活动,应当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公开、公平、公正进行。不允许任何徇私舞弊、透露标底的行为。

  相关法律法规:

  《合同法》

  第二百七十三条国家重大建设工程合同,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和国家批准的投资计划、可行性研究报告等文件订立。

  第二百七十四条勘察、设计合同的内容包括提交有关基础资料和文件(包括概预算)的期限、质量要求、费用以及其他协作条件等条款。

  第二百七十五条施工合同的内容包括工程范围、建设工期、中间交工工程的开工和竣工时间、工程质量、工程造价、技术资料交付时间、材料和设备供应责任、拨款和结算、竣工验收、质量保修范围和质量保证期、双方相互协作等条款。

  第二百八十三条发包人未按照约定的时间和要求提供原材料、设备、场地、资金、技术资料的,承包人可以顺延工程日期,并有权要求赔偿停工、窝工等损失。

  《工程建设施工招标投标管理办法》

  第二条凡政府和公有制企、事业单位投资的新建、改建、扩建和技术改造工程项目的施工,除某些不适宜招标的特殊工程外,均应按本办法实行招标投标。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