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诉某公司企业承包经营合同纠纷


  原告诉称:原、被告签订《上海社区信息亭承包协议》,约定由原告向被告承包茂盛花园的上海社区信息亭、承包期1年。签约后,原告按约定向被告交纳人民币(下同)2万元公用事业费信用保证金,被告于某年某月某日将信息亭交付原告。至某年某月某日,因总发包方提出解除承包协议,故原、被告与总发包商上海巾楷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于某年某月某日签订三方备忘录,约定即日解除原、被告的承包协议,被告于某年某月某日返还承包者信用保证金。但被告未按期返还原告信用保证金。现原告起诉来院,请求判令:一、被告返还信用保证金2万元;二、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经审理查明,某年某月某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上海社区信息亭承包协议》,约定由原告向被告承包上海社区信息亭,期限一年,原告按营业销售额提成;原告向被告一次性交纳公用事业费信用保证金。协议还约定承包的范围、条件及其他双方的权利义务等。原告为此按约向被告支付保证金2万元。某年某月某日,原、被告签订解除承包协议书,约定原告对收取的公用事业费即时销账,被告按承包协议的规定返还保证金。某年某月某日,原告等众多承包者与被告及案外人开会并制作备忘录,解除全体承包者与被告的承包协议,被告承诺在某年某月某日返还承包者信息亭承包的保证金(各人按实际退回),届时无法返还,承包者可起诉追讨。现因被告未按时返还,涉讼来院。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承包协议、解除协议及备忘录,均系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恪守。现被告未按备忘录的约定返还保证金的事实清楚,被告亦无异议,故原告要求被告返还保证金2万元的诉讼请求,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应予准许。被告辩称与其发包方另有诉讼,与本案并无直接关联,不予采信。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某图书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刘梦欣人民币2万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元,由被告上海某图书有限公司承担。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