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房地产咨询公司诉曹某居间合同案


  法院依法查明:系争的本市某路1433弄2号701室房屋,原为案外人凌建中、凌晓盛所有。该房屋在包括原告在内的多家房屋中介机构挂牌出售。2009年6月1日,原告带被告看房,并于当日由被告签署《客户看房确认书(看房单)》一份,该确认书载明:被告委托原告居间代理寻找房源,在委托期间,原告为被告找到合适的房屋,被告与物业权利人签订合同或成交时,被告应支付原告总房款的1%作为原告佣金;被告向原告承诺,若被告(包括但不限于被告及其配偶,及其他近亲属)与物业权利人在看房之日起六个月内,被告及其近亲属与原告介绍的物业权利人跳过原告自行成交的,或通过其他中介与原告介绍的物业权利人成交的,或将原告提供的房源信息提供给其他任何第三方的,均视为被告违约,将视为原告代理成功,被告愿意支付相当于佣金同等数额的违约金,如给原告造成损失的,被告还应支付相当于佣金的三倍作为对原告的赔偿。同期,被告的母亲亦在某不动产等房屋中介公司代被告看过该房。2009年8月19日,被告通过某公司居间与该房屋权利人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成交价格为260万元,双方于2009年8月22日在房地产交易中心登记,被告于2009年9月2日取得系争房屋的房地产权利证明。2009年8月19日,被告支付给某公司中介费18800元。原告获悉被告已经与原房屋权利人交易过户的情况后,即委托律师致函被告,要求其支付违约金3万元。因被告未同意支付,原告催讨无果,遂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合法的居间关系受法律保护。虽双方未签订居间合同,但是被告通过原告实地查看了房源,并签署了《客户看房确认单》,故应当认定双方存在居间关系。由于在《客户看房确认单》中,双方对于被告求购房屋的类型、价格等重要因素均未作出明确约定,原告亦未向被告明确表示被告的委托系独家委托,原告不应阻止委托人被告通过其他中介机构进行房屋交易。在此情况下,被告通过其他中介机构获知了同样的房源信息,并通过其他中介机构进行交易,且交易的价格亦低于原告向被告提供的价格,被告亦按照交易价格向其他中介机构支付了合理的佣金,因此,不能认为被告的行为属于恶意“跳单”的行为,原告在《客户看房确认书》中约定的违约责任系针对被告自行与房屋权利人交易,以及为避免支付佣金而寻找其他中介机构做形式上居间的情形,而被告的行为显然与上述约定的行为是有区别的,故原告要求被告按照《客户看房确认书》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考虑到原告实际进行了居间的活动,且原告提供的价格信息对于被告在其他中介看房以及决定买房的过程也会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故被告根据公平合理的交易原则,理应支付原告相应的酬劳,现被告自愿给付3000元的报酬给原告,与法无悖,本院可予准许。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曹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上海某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某路分公司人民币3000元;

  二、原告上海某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某路分公司要求被告曹某偿付违约金人民币2.6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62.50元(原告已预缴),由原告上海某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某路分公司负担281.25元,被告曹某负担281.25元,被告负担部分,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