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诉成都某制造厂居间合同纠纷案


  原告吴某诉称:2005年7月23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一份,由原告为被告提供背光供应商信息,原告提供的信息应满足被告的需求,被告付给原告进货总额1.5%的中介费作为给原告的报酬。协议签订后,原告为被告介绍了客户,被告应向原告支付中介费178,612.06元。另,2007年9月,东莞某科技公司向被告追讨货款,被告承诺另外追加10万元中介费给原告,要求原告协助被告达成分期付款协议,并在2007年10月30日预付了原告10万元中介费,后经原告努力,被告与东莞某科技公司达成了分期付款协议。其他的中介费,在原告的催讨下,被告在2007年12月支付了原告4万元,余款138,612.06元至今未付。原告为此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中介费138,612.06元。

  经审理查明:2005年7月23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一份,协议约定:原告为被告提供背光供应商信息,原告提供的信息应满足被告的要求,即货源价格符合被告要求,货源质量符合被告客户要求,付款方式为先货后款,付款期限应大于60天;被告付给原告进货总额1.5%的介绍费作为原告的报酬;原告的报酬由被告按年支付,但每年末11、12月产生的报酬需计入下一年支付。协议签订后,原告为被告介绍了某电子(深圳)公司、东莞某科技公司。自2007年5月至2008年2月,被告向某电子(深圳)公司购买了5,983,333.25元的货物;自2006年4月至2007年6月,被告向东莞某科技公司购买了5,924,137.41元的货物;被告共应向原告支付中介费178,612.06元。被告购货后,于2007年10月26日、10月30日、12月24日,分别支付原告中介费2万元、8万元、4万元,总计14万元。

  另查明,2007年10月31日,原告受被告的委托与东莞某科技公司就被告拖欠的货款达成还款计划。原告认为,被告承诺只要原告与东莞某科技公司就被告的欠款达成分期还款计划,被告同意另行支付原告10万元中介费,被告并在原告签订还款计划前将10万元中介费支付给了原告。但被告认为,被告并未承诺另行支付原告10万元中介费,只是承诺把原协议书中应支付给原告的中介费提前支付给原告10万元。

  审理中,被告明确表示因2006年7月13日借款单未能提交原件,故对这1万元借款,被告将另案向原告主张权利。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居间合同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规定,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原告按协议为被告介绍了供应商,被告也向这些供应商购买了货物,原告已按协议履行了居间义务,被告应按协议支付原告居间费。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已付的居间费中的10万元是否为原告受被告委托与东莞某科技公司达成还款计划而另行支付的居间费。

  本院认为:原告认为被告已付的14万元中,有10万元是被告另行承诺的原告受被告委托与东莞某科技公司就欠款达成还款协议另行支付的居间费,原告就其主张应提供证据证实,但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实,被告对此也未予以承认,故原告对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原、被告对于被告按居间合同应向原告支付居间费178,612.06元没有异议,被告已付居间费14万元,尚余38,612.06元应支付原告。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成都某制造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吴某中介费38,612.06元;

  二、对原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072元减半收取为1,536元(原告吴某已预缴)由原告负担1,153元、被告成都某制造厂负担383元,被告负担部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至X市宝山区代理法院收费专户。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