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诉某公司等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本院经审理查明如下事实,2007年12月25日,原告(合同乙方,下同)与被告下设的上海分公司某公路某段新建工程16标项目部(合同甲方,下同)签订《桩基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甲方将工程名称为上海某(某段)新建工程16标、工程内容为钻孔灌注桩的施工工程交由乙方施工。合同中除约定合同工期、合同价款、双方职责等内容外,还就工程款支付约定了“根据乙方完成的产值,待甲方收到当月计量款后支付30%,桩基完工后机械出场支付30%,桩基验测合格后支付20%,剩余20%款项待2009年春节前一次性结清”。2008年4月10日,原告施工结束。同年6月10日,某公司上海分公司向原告出具《钻孔灌注桩基队(某)结算书》,该结算书上确认了原告施工的工程“达标”、“符合实际”。同日,双方签订了《钻孔灌注桩基队(某)工程结算单某公路16标》一份,双方确定被告某公司应付原告的工程款为602,209元。至原告诉至本院止,被告已支付工程款为430,000元,故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被告支付工程余款172,209元及利息。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有关规定,工程承包人不具有建设工程施工资质的,所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为无效合同,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本案中,由于某公司上海分公司系被告某公司下设部门,故其行为应代表被告某公司,由某公司承担民事责任。现原告系不具有建设工程施工资质的个人,故原、被告签订的《桩基工程施工合同》系无效合同。但原告施工的工程已经被告出具的相关结算书予以确认合格,且双方也就工程价款进行了结算,明确了被告应付原告的工程总价款,故原告据此主张工程余款,与法并无不合,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由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付款期限等约定内容,依照相关规定及行业惯例均属工程款计价条款,故原告根据双方合同中对工程款支付期限的约定,向被告主张逾期支付工程价款的利息,与法亦并无不合,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某公司以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合格、要求重新结算的意见,与事实和法律均不符,故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某工程款172,209元;

  二、被告某公司应支付原告某以172,209元为本金计,自2009年1月27日始至本判决第一项确定钱款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的利息。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002元,减半收取,计2,001元(已由原告某预交),由被告某公司负担。

我要评论